suez_canal

现在纠结的是到底要不要补全职和凹凸/aph复健中/依旧沉迷夏目和青驱的老年人

最后去补了钢炼_(:з」∠)_

高调挂人√

我不管!名取周一和我一定能修成正果的!谁都不能阻止我们√
(手动滑稽)
@Baleine

【的名的无差】无脑短打*2

被一种风格套住了(瘫倒)

    说是无差其实不如说根本没有写什么……

    桂源铺的焦糖雪山岩乌龙越喝越好喝,就是卖相实在太差了,谁能教教店员怎么堆奶油塔?

————————————————————————————

    “如果看不到妖怪,你现在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我问了三个人,三人给我的答案不尽相同。

    第一次是走在放学路上的少年,他沉吟片刻,说:“应该不会到这里来,不会知道那么多关于祖母的事情,也不会有那么多朋友了吧。”

    说话的时间一只肥猫从树丛里钻了出来,他惊讶地叫了出来:“呜哇!猫咪老师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来瞧瞧你有没有被可疑的家伙缠上啊!夏目,他是谁?”

    肥猫嘴里有一条烤鱿鱼,说话含糊不清。

    “一个同样看得到妖怪的朋友罢了!话说老师你嘴里的鱿鱼是哪里来的啊!”

    “别人给我的啊。你们人类对猫咪的好感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少年掩面叹气,我觉得他已经没心思理我了,所以我走了。

    第二次是在片场休息室,男人关上门露出了疲惫不堪的表情然后一屁股栽进沙发。听到这个问题后他想了很久,之后回答我:“也不会怎么样吧。”

    “我没什么梦想,也没有任何爱好。身体里的蜥蜴和其它妖怪给了我求知欲,我才走上了除妖师这条路。如果看不到它们,可能现在的我只是行尸走肉般过着平常的日子吧。”

    那个如天神般完美得让人觉得遥不可及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行尸走肉这种话来,我觉得很神奇。

    “认真读书,东大毕业,然后和一个优秀的姑娘结婚。我爹应该会来婚礼祝福我们,而不是不管不问。”

    他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紧张,抠着脖子上一根不起眼的链子。我知道这条链子的挂坠长什么样,白金材质,光滑的圆环。这话说完他便不再理我,自顾自地泡了杯红茶,佛手柑油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

    在我最后问的那个男人的无名指上有个我十分熟悉的白金圆环,我终于知道那天的佛手柑油是什么意思了。

    他拨弄着一支花,面带微笑听我讲完,然后不加思索地回答了我。

    “那我不可能活得到现在。”

    他是三个人里唯一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的人,我很佩服他,不仅因此,还因为他讲这话时脸上还是挂着平淡的笑容。

    “我们家族不会养没用的废人。”

    我觉得他给我的回答很清晰明了,所以不想再逗留下去了。可他拉住了我。

    “留下来吃顿饭么?我家厨子做的烤鱼膘可是天下无双的美味哟。”

    他又笑了,他笑起来很好看。

【的名的无差】无脑短打*1

    考完试浑身不适,下午翘课在图书馆耗了大半天,找了本书看结果看完更加不舒服了,洗完澡头发都没吹磨出了这篇东西。

    分隔符下第一部分引自那本书,随手拿的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和本文没多大关系单纯觉得很带感罢了。

    涉及青驱,一直想看的场静司和梅菲斯特的对峙,十一门首领和骑士团日本支部长的对手戏真的好玩X不要脸地打个tag,今天失眠的话可能还会产出(瘫)

    里面涉及的食物统统来自B站上关于龙吟餐厅的视频,我很穷的什么都没吃过(瘫)

   这个故事应该会有后续吧我觉得。

    请求各位评论区留下你们的脚印X我现在需要一个人陪我好好开脑洞√

    一些解释:候补生是正十字骑士团驱魔师的最低等级;梅菲斯特(即文中菲雷斯卿)是名誉骑士,实为恶魔中第二力量者时之王。故事发生在虚无界之门刚刚打开的时候,对应青驱漫画53话主角团岛根行左右。

    这样把两部番串到一起写还真的很吃力啊(瘫)

————————————————————————————

    “当名人真好。”

    曾经有人对我这么说。

    “如果是一般人,分手后,就可能完全断了消息。而你经常上杂志,随时都可以看到有关你的消息。”

    原来如此。

————————————————————————————

    “你经常女票女昌么?”

    面前的紫发德国人抿了口清酒,这么问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踌躇了半天,之后含蓄地笑了笑,告诉了他真相。

    “我是个homo。”(注:同性恋)

    “哦……”

    他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上造型奇特的胡须,夹起了面前的烤鳗鱼,放进嘴里。我这才觉着他的舌头非常特别,长到了让人不适的地步。

    “那么,你有固定的xing(第四声)伴侣么?”

    我觉得这个餐厅的氛围不适合讨论这种问题,况且我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这个,但他对这些事情特别感兴趣,锲而不舍地问着,而我不得不回答他。

    “目前来说,是的。但恕我直言,这种事情不应该放在这里讨论吧,菲雷斯卿。”

    他的嘴角上扬到了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角度,我敢肯定一般人撕裂嘴都没办法有这样子的笑容。

    “好吧,这仅仅是我的一点小趣味罢了。”

    小趣味……吗?

    是啊,我正在和恶魔讲话。

    “你的身上有特别的味道,像是情yu(第四声)又夹杂着其他情感。”

    我的脑子里登时浮现出的是一个当红明星的脸,我昨天刚和他上过chuang。

    “听我一句劝吧,太过复杂的情感是会让人疯掉的。”

    我的表情是不是变得很阴沉?我看到他的笑容更加扭曲了。

    “我们能讲正事儿了么?”

    他翻搅着银质蟹壳里的食材,新鲜的蟹腿下面钻出一整颗黑松露。他拣起那块松露,塞进了嘴里。

    “好吧,最近魔物的活动越发频繁了。”

    “是的。”

    我想起了那人带血腥气的肩膀,妖怪在咬穿他之前被我消灭了,但是做ai的时候我还是闻得到药草下面伤口腐烂的味道——平时的妖怪会这么残暴么?

    “之后情况一定会越来越严重,我希望十一门能协助我们正十字骑士团把上古巨妖们的封印统统加固。”

    加固封印?这是名取家的长项吧。

    “的场先生还认识什么对这方面有造诣的人么?”

    “不,我对这方面不太关心。”

    “这样啊,那么我们骑士团就出个助手吧。”

    他戴着紫色手套的手递给我两张资料。

    奥村燐……十七岁……

    “骑士团的诚意就是让候补生帮助十一门么?”

    被我这么说了,他还是宠辱不惊地带着轻蔑的笑容。

    “不要这样子想,他可是个非常搞笑的人哦。”

    搞笑么?

【的名的无差】炸猪排,饭,炸猪排盖饭

emmmmmm……又是一个很无聊的脑洞……

这次不是无脑小甜饼X有点玻璃渣……

私设成山,中文瞎写,拒绝撕逼√

长泽雅美我的!
=====================================

    “哇长泽小姐真是出人意料地贤惠。好的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名取先生做了哪三道菜。哈哈哈男人弄这种东西还是有点苦手的吧。”

    名取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嗯的确是这样呢,不过别看我这样子,平时也有下厨房喔。”

    “哦!真不愧是暖男名取!会做菜的男生就算是现在也少有啊!”

    名取脸上不好意思地笑嘻嘻,心里把节目的负责人和接下这个工作的经纪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怎么没有一个人告诉他这节目要做菜?!!为什么!

    还要做三个菜!饶了他吧!他名取周一长这么大就下过一次厨房!

    全世界都嫉妒我长得太好看了。名取开始用阿Q式的心理催眠自己,一定是这样。

    “哦,名取先生做的是——”

    啊好羞耻!

    “炸猪排!米饭!还有……炸猪排盖饭?!”

    空气陷入沉寂,最后主持人的声线颤抖着:“果……果然这个环节对男人有难度啊哈……啊哈哈哈”

    你要笑就笑出来好了!

——————————————————————————————

    “哈哈哈哈哈……”猫老师笑得肚皮朝天,“那个半吊子除妖人,一个小时只做出来猪扒和饭哈哈哈哈哈,亏他想得出来,还变成三道菜,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夏目克制着自己不把铁拳砸到那肥猫的肚子上:“只会吃的猫老师没资格说人家吧!”

    “怪不得他每次带你出去吃饭的地方能不重样,原来是家里不烧饭一直在外面吃。哎呀真是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老师你适可而止一点!”

————————————————————————————

    的场静司刷着推,首页又被名取屠版了,大体就是名取的猪扒和饭叫他好男人的形象瞬间崩塌,粉丝比起气愤名取没有保持自己的完美人设,倒是哈哈笑的比较多一点。还有一部分母性大发的甚至讨论着给名取周一天天送饭。

    名取的官博没有发表关于这件事情的任何声明。看上去又是一场炒作啊,的场冷笑。

    那期节目他有看,因为有漂亮可爱符合他择偶标准的大美女长泽雅美。看到名取嘴角抽抽着端出盖得严严实实的三个碗时有那么一瞬间的场静司下意识地觉得他应该是做了三碗炸猪排盖饭,原因是他只见过名取做过一趟菜,就是猪扒饭。

    那时候名取还是个应用物理系的大学生,的场静司早就辍学当上了十一门首领。右眼被抓伤的第二天,的场静司被来探望的人烦得脑壳疼,下了道逐客令。

    名取是在下逐客令前五分钟来的,手上拿着一个保温饭盒:“喏,听说你受伤了,帮你做了点吃的。”

    的场眉毛朝上挑:“你自己做的?”

    “啊啊。”名取挠挠乱蓬蓬的头发,“我只会做这个,味道大概也不怎么好,你要是嫌弃就扔了好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炸猪排盖饭。”

    那时候的场静司有一瞬间想把名取连着他那碗饭一起丢出去:“啧,你给病患吃这种油腻的东西?”

    “我都说了我只会做这个啊。”他拎起饭盒,“你真嫌弃我就直接把它带走好了。”

    “别啊,”的场挥挥手,“放这儿吧放这儿吧。”

    的场静司托着腮陷入回忆,手机屏幕早就黑了:最后那碗饭怎么了?对,咸得要死,他吃了一口就连着饭盒一起丢掉了。之后为了伤口的恢复他一直吃得淡极了,三番五次后悔自己把那碗咸出境界的饭丢掉了。

    名取这次做的盖饭不知道咸不咸……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的场静司嫌恶地皱起了眉:啧,咸不咸关我屁事。

    和几个混热圈的三次元同学互fo后,每次打开lof,看到她们的推荐,就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感慨(ಥ_ಥ)

    痛苦到无地自容(ಥ_ಥ)

【的名的无差】50 ways to say Goodbye

这篇ooc到突破天际……

依旧是曲衍生,这首歌的MV笑死我了😂

这篇真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各位看官就随意乐呵乐呵好了,不接受撕逼谈人生√

————————————————————————————

    “前几天经常来片场找你的那个男人最近怎么没来?”出演女主角的漂亮姑娘递给名取一杯水。

    名取闻声,把挂在头上的外套拿掉:“谢谢,你说的是哪个人?”这个日俄混血的姑娘是他碰到第一个和他搭戏还如此泰然自若的人,以前碰到的那些只会一个劲地说不胜荣幸不胜荣幸——当然,颜值方面这个鼻梁笔挺的姑娘绝对是甩她们几条大街,更重要的是她对自己的外貌有自知之明,知道名取这种男人看到她就会移不开眼。

    当然,前提是名取是个异性恋。

    “就是那个……头发长长的,一只眼睛用张纸遮着的。”她比划着,“我以为是你男朋友,其实只是普通朋友的那个。”

    “哦,他啊。”名取眼睛望着前方出神,不加思索地蹦出下一句话,“那人死了。”

——————————————————————————————

    名取还是忘不了那个暴雨天,他和的场静司翻云覆雨后并排躺着喘粗气,的场跑去漱口,自己点了枝烟,万宝路有点呛人,自己像个年过半百的老烟枪一样咳了一阵。

    这时候的场静司披散着头发走了进来,他掐灭了名取手上的烟,把他推翻在床上。“还要再来一次?”名取问。

    的场静司的头埋在他颈窝处,朝他耳边吹气:“我说……”

    “什么?”他问。

    “我们分手吧。”

    他当时应该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叫的场静司在力的作用下弹到地上,或者翻个身把他压到身下掐着脖子告诉他开什么玩笑。但事实上他又咳了一阵,然后像个没事人似的说:“哦,怎么了?”

    “没怎么,倦了。”

    至此,名取周一长达八年的恋爱史,画上了个鲜红的省略号,而被省略的东西,是个空集。

——————————————————————————————

    这是分手后名取周一第一次参加集会,的场静司也会到场,但他已经不怎么在乎了。

    不过为了防止意外事故发生,他还是没有带任何式神并套了个面具在头上。名取周一不愿意与的场一门有任何摩擦,和家主在床上时除外。

    “听说了么?名取家的那个……”

    听到关于自己的八卦,名取留了个心眼,凑在人群周围仔细听着他们讲话。

    “据说是七天前去世的,唉,年纪轻轻的,真是太可惜了。”

    ???

    名取丈二摸不着头脑,谁去世了?他们在说谁?

    “名取家那小子还帮过我忙呢,虽然说话挺呛的人倒是还好,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哟,就这么……唉!”

    “是啊,我还想把我女儿介绍给他呢。”

    什么?名取整个人都懵了:我死了???

    他浑浑噩噩地走到角落找了把椅子坐下,感到手脚一阵冰凉,半天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儿,只听人群一阵骚动,然后便是的场静司的声音。

    “咳咳,感谢各位来到这个……呃……名取周一先生的追悼会。”

    啥?我的追悼会?

    “名……名取周一他……晒日光浴的时候被烤焦了……”

    ???

    “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嗯……”

    名取再也忍不住,站起来冲到人群中间抓起的场静司的袖子就跑,一直把他拖到房子外面的小树林里才停下,不管不问地把还在喘气的的场静司压在旁边的樟树上。

    “喂你干什么……”的场的手指甲掐进了名取的肉里。

    “谁死了?”

    “啊?”

    “你在造谣谁死了?!”名取气不打从一处来,扯掉脸上的头套对他吼道。

    “喂你那么激动干什么……”的场嘴角抽搐着,他显然没有料到会出这么一档子事儿。
   
    “人吓人吓死人你知道么?”名取说,“我真以为我死了!来参加集会的是我的……对就是我们经常对付的那个……怨灵!你想把我吓死么?开这种玩笑干什么?还有晒日光浴的时候烤焦又是什么东西???”他一口气甩出了五个问号。

    一阵沉默,之后名取脸上挨了一记重拳。

    “我也没办法啊!”名取发誓他是第一次听到的场静司这么气急败坏的声音,“我不可能忘记你啊!只能骗自己你死了!”

    “啊?”名取捂着脸,又懵了,“那干嘛和我提分手?”

    “因为我们俩的关系会为你造成大麻烦!”的场又恢复了平时高深莫测的表情,“你还记得上次我去片场找你么?”

    “啊那个……”名取脑海里浮现出日俄混血小姐姐,她看着的场静司,问名取是不是他男朋友,“人家小姑娘无心之举罢了,你那么在意干什么?”

    “你是眼瞎么?不觉得别人看我俩的眼神特别奇怪?”

    “唔……”名取摩挲着下巴,他一想事情就做这动作,“有么?”

    “你怕是个超级无敌KY。”的场白了他一眼。

    “so?那又怎么了?”

    “想想如果你出柜,会发生什么事情?”

    “……”

    “你是个偶像派明星,”的场开始分析,“唱歌跑调剧本棒读,除了一张脸之外就没别的可取之处了,你真的以为你出柜了还能有那么多人傻钱多的小姑娘养你?”

    名取想起了经纪人说的话:谈恋爱一定要低调,周末晚上缠绵悱恻一下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在公共场合带着女伴出现。

    “还有除妖人这里。”的场皱着眉头,“十一门首领和没落的名取家唯一看得到妖怪的男人搞基,这个标题可以上推特首页了。”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名取找不到任何话来反驳他。

    “所以,我们两个尽早分手是最明智的选择。”

    “然后你就造谣我死了?”

    “咳,”的场静司表情有点尴尬,“这是个意外……”

    “啥?”

    “别人问我你去哪里了,”的场的嘴角又开始抽抽了,“我被问得脑壳疼,就告诉他们你死了。”

    “……”

    “有几个和你关系挺好的人,逼我帮你开个追悼会……”

    名取的脸红了绿绿了黑,一口气吸进去差点吐不出来:“我能打你么?”

    “我那么可爱你下得去手么?”

    “你就下得了手打这么帅的一张脸?”

    “咳。”

    他俩不约而同地噤声,对视了半分钟,然后吃吃吃地笑了起来。

    五分钟后小树林里传来了皮带扣子打开的声音,与此同时房子里的人还在寻找被神秘头套人劫走的的场静司。他俩分手的确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是在爱情面前,每个人都会丢掉理智。

【的名的无差】死要面子活受罪

在空间看人家喂海蛇然后开出的脑洞……

并没有特别浓重的cp感……不过自认为还蛮好玩的

小学生文笔渣脑洞不接受撕逼√

——————————————————————————————

    “这里毒虫怎么那么多?”名取劈开挡在眼前的树枝,抱怨道。

    他这次的除妖伙伴的场静司显得轻松自在得多:“别抱怨了,比这还脏的我都去过。”

    “你不怕它们钻进来么?”

    的场闻言停下,亮了亮他裤脚和上衣下摆上的松紧带:“专业定制缩口版阿迪达斯,除妖必备。”

    名取挑了挑眉毛,显然不想对他那一身大红大紫发表任何看法。

    “你不要紧么?”的场扫了扫名取的裤子。

    “……”名取沉吟片刻,半晌说道:“我下次问问设计师,能不能帮我也装个松紧带。”

    “现在呢?”的场在包里掏了掏,“我有胶带,你要用么?”

    “不了,我今天穿的范思哲。”

    “行,那你就等着蛇钻进裤管咬你吧。”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好吧,”最后名取周一抬起了脚,“其实范思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很烦,为什么空耳都会被屏蔽?

如你所见这是个十分无聊的脑洞,门外汉乱剪的_(:з」∠)_

【的名的无差】Thinking Out Loud

曲衍生文,我爱Ed sheeran√

老夫老妻婚后日常,ooc我的锅

单纯想发糖,短小精悍,小学生文笔智障脑洞,见笑了_(:з」∠)_

————————————————————————————

    “你还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么?”的场静司问。

    “怎么想到问这件事情了?”名取看着杂志头也不抬,“你记得么?”

    “记不清才问啊……”

    名取抬起头:“这件事儿吧,我建议你上网查‘的场静司和名取周一是什么时候出柜的’,应该可以精确到小时。”

    “不对不对!”他摩挲着手上的戒指——只是只和名取手上那个一模一样的铁圈,下面有块厚茧子——抿着嘴,“那时候我们已经准备办婚礼了,再早一点,两个人什么时候看对眼的。”

     “这个啊……”名取丢下杂志,看着自己拍的封面出神:那上面的他西装革履,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对哦,是怎么看对眼的呢……”

    “我记得咱俩年轻时有段时间很僵啊,怎么现在这样了?”

    “我只确定那天我俩都喝了点酒,不知道说了点什么,最后抱在一起哭了。”名取摸着鼻子,表情像是在说他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还在尿床。

    的场打了个响指:“说到哭,戴戒指的时候也不是么,你哭得像个傻子,到现在还是你粉丝的表情包。”食指指着名取,神情好像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

    “那时候场面有些失控,我俩的情绪都有点激动。”名取脸红了,“婚礼上你不是坐在沙发上腿软了没办法走出去么?”

    “啊我记得,谁叫那天来那么多你粉丝啊,我怕她们得要死!”

    “只是些小姑娘而已,你要不要像只惊弓之鸟啊?”

    “一片肉的仇都能延续七代,我就这样把全世界最优秀的男人搞到手,我觉得有一堆人要谋杀我。”

    “……”

    “怎么了,周一?一言不发的?”

    “没什么,就是……好像想起来自己是怎么喜欢上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