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ez_canal

仙女们创造苏伊士时,给了她智慧明理巧舌如簧等许多东西,这时候有另一个仙女走过来,说一个人不允许如此完美,然后抓起她的脚把美貌和动听的嗓音抖掉了

《科学没办法解释的东西就是上帝》引子+第一章

日本校园梗,脑回路不正常班主任攻X天生缺爱学生受,攻的原型是我超喜欢的一个物理老师_(:з」∠)_

不怕查水表,反正老娘不选物理√

搞事情搞事情√

同人写手向原耽的大跨步(躺)

不过在下文笔清奇,同人没人看原耽就更是这样咯_(:з」∠)_

自娱自乐,热度能超20就更第二章?

贴吧非同步更新,艾迪瑛76,有时候lof快有时候贴吧快,看我心情_(:з」∠)_

【随想】

突然一个脑洞√

本作与原著没有任何关系,拒绝撕逼√

名取厨不要打我_(:з」∠)_

————————————————————————————
    “来看最后一个问题吧,请问名取先生为什么要做演员?”主持人说,“哈哈,问这个的人很多呢,因为名取君在读书的时候成绩特别好诶。”

    名取撩了把头发:“是这样的,我当年高中的时候号称金毛狮王,因为物理超级好而且头发特别多。但是进大学在物理系学了两年之后脱发越来越严重,我有点担心自己的发际线准备转专业,正好这时候被星探发掘了,就这么出道了。”

我的小金鱼死了(ಥ_ಥ)

哇的一声哭出来(ಥ_ಥ)

陪我一年多了X当时是盆友不想养之后送给我的,之后天天换水喂食从没怠慢过,今早手抖给了好多饲料,被我撑死了哇哇哇(ಥ_ಥ)

打滚嚎哭(ಥ_ಥ)

我爱她!我超爱她!!!

一把西瓜刀:

非常丑………………………………。

p1 2是一个系列……?这个田沼被我画幼了背景用的云端笔刷 特别好用ojzzz(无参考

p345是苏伊士太太的女体……………………………………………………。非常超级无敌吃藕而且还很多地方没有达到太太的要求 高跟鞋什么的衣服的细节什么的场景什么的 ummmmmm…所以我为什么不直接手绘(ಥ_ಥ)(背景直接用的网点然后填色)

我太差劲……。

p3和p5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吧😂

p6含有芥敦 还有的名吊带袜天使ver.(……。)

p8军训回来第一天的摸鱼 照着猫画的。

送了几只猫现在只剩下一只小猫了ヘ(;´Д`ヘ)难过……………………。

【的名的无差】七夕贺文

西瓜刀太太点的灵魂互换梗√ @一把西瓜刀

时间相近,就当七夕贺文了√

用了植物太太在群里安利的片段灭文法, @漂流瓶与豌豆荚 ,打扰致歉,但是写起来真的好爽啊√

好了,祝各位食用愉快√

============================================

    “名取周一先生,我们来看第一个问题吧。”

    变成的场静司的名取周一看着电视里的“自己”,表情复杂至极。

    那个“名取周一”四仰八叉地陷在演播室的沙发里,挥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的,那么请问名取先生,你眼中的完美情侣是什么样的。”

    那家伙抚磨了一会儿下巴,然后用斩钉截铁的语气回答道:“胸一定要大。”

    主持人有点被吓到了:“诶……诶!”

    “其他没什么,胸必须大,如果长得好看就太好了,品质学历这种内在的东西怎样都无所谓啦。”“名取周一”摆摆手,“这问题多简单。”

    “的场静司”握紧了拳头,三秒后,的场家某别邸传出了一声怒吼:

    “的场静司!你个老混球!!!”

——————————————————————————————

    现在的情况就算是七濑也不禁失笑:“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家主变成了名取先生,而名取先生变成了家主是么?”

    “准确来说,”变成名取周一的的场静司正在玩九连环,头都不抬,“我们灵魂互换了。哎周一,你床头柜上的这东西到底怎么解啊。”

    “解得开就不会放在床头柜上了!”变成的场静司的名取周一本来就急得很,现在更是大吼大叫,“话说你不要不经允许乱动我的东西啊!”

    “谁说我乱动了?你家里那三个女人可都同意了嘿。”

    瓜姬、笹后和柊站在角落处,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

——————————————————————————————

    “我都知道你是的场先生了,别死撑了行不。”夏目看着全身散发黑气的“名取周一”,无话可说。

    “诶,你怎么发现的?”

    “昨天晚上的节目,”夏目怀里的胖猫动了动,说,“夏目这小子还以为名取那家伙受了什么刺激,我可是一眼就看出来咯。”

    的场把羊羹塞进嘴里:“那么我也不绕弯子了,我来找肥猫老师就是想问问有没有什么能变回去的方法,这样子实在太麻烦了。”

    “不是不错么,名取那小子能用新型妖气把一大堆漂亮姑娘收入的场麾下。”

    “这倒是个好方法……”的场陷入沉思。

    “一点都不好!”夏目快要昏过去了,“猫老师,快让他们变回去,算我求你的!”

    “话是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的场拍了下茶几,震得夏目和猫都吓了一跳:“一月份的免费馒头。”

    “好吧,我去帮你问问看。”

——————————————————————————————

    “为了防止出什么岔子,我俩最近应该待在一起。”的场静司还在解九连环,“虽然我知道你一定很不情愿。”

    被人从背后扣上了个帽子,的场带着惊异转头,看到了满脸菜色的“自己”:“给我低调点,你现在是大明星。”

    “好——”的场撅着嘴说,自顾自地朝前走。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啊。”

    “话说啊。”的场突然停下脚步,“我昨天看到了周一你的记忆哦。”

    看到眼前人的神色一下子慌张起来,的场笑了:那的确是些不堪回首的东西,想起来都会很难过,“你也看到我的了对么?”

    名取脑内回闪过几个镜头:被弓勒出血的手指、暗无天日的禁闭室、以及深山里巨大的妖怪,“是啊,怎么了?”

    “请你一定要保密喔,这是……”

    “十一门的机密对吧。”名取打断他。

    的场咬着下嘴唇,嘴角上扬:“不,是我的机密。”

——————————————————————————————

    “接吻?!!!”

    “轻点,屋顶都要给你们掀起来了啊!”夏目在嘴上竖起食指警告,然后打开房门朝楼下喊,“没事的塔子阿姨,什么都没有!”

    肥猫趴在垫子里:“别那么大惊小怪,不是很好么,碰碰嘴唇就行。”

    的场静司指着自己的嘴唇:“我比较想和巨乳大姐干这件事情。”

    “托我的外表之福,”名取翻着白眼,“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的需求了。”

    “好了快点,碰嘴嘴,快!”肥猫挥动着粗短的手臂命令道。

    的场和名取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闭上眼睛,然后撅着嘴朝前凑。

——————————————————————————————

    一周后。

    “话说你当时干嘛要伸舌头?”

    “啊,我怎么觉得是周一先伸的舌头?”

   

五十粉点梗写文

rt,玩lof近我也不知道多少年,不知不觉也有五十个小粉丝了√

然后就来宣扬传统了😂

这次点文cp限定在的名/名的/雪燐三个里面X最后一个从来没有写过😂反正有人点了我就写,不怂√

可以说说自己的脑洞,然后我挑喜欢的写√不开车以及只写原设定(就是其他世界观或是设定都不行……除妖人组就是除妖人,驱魔师组就是驱魔师√)

还有啥?没了√反正有人点就写嘛_(:з」∠)_

占tag致歉√

雪妈暴风哭泣(smoke)
至少让哥哥挤进去啊(ಥ_ಥ)他那么可爱

6oneeeeee:

今天b萌有燐!求求青驱厨不冲突的话投投他啊!!!雪男已经掉了只剩尼桑了!!!
小英雄战斗力还不弱的 青驱这样的冷番对上真挺危险 大半夜燐在第一位 整天下来就不一定了 所以求求你们 让燐稳住...!
如果有心的话可以在b萌评论区换换票写写应援😢

关注我的应该雷安较多 不冲突求带带他😭这儿能爆肝往死里产雷安以表感谢(得了吧谁稀罕你

【名的】不如我们从头来过、4(的场静司天生女体设定)

    想必各位精通言情剧套路的看官们已经猜到故事的发展了√

    还是那句话,乱写的,ooc极其严重,设定雷翻,爱看不看

    半夜想吃炸鸡……然而我的存款连一只鸡都买不到了……

    好饿……

    最后emmmmmm……没评闹√

——————————————————————————————

    的场静司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她一整天都在商场里瞎晃,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小饰品塞进包里,有真金白银,但大多数都是好看却不值钱的地摊货:买来有什么用?戴给谁看?不知道,她懒得去管。

    在台湾人开的意面店里吃过晚饭,她走出门,漫无目的地闲逛起来。夜幕降临,路上有点冷,灯下的情侣们相互依偎着取暖。还太早,没到醉汉倒在街头的时候——不过这儿倒有个没喝醉的的场静司,拖着步子假装自己已经醉了。

    她注意到一个狭小的楼梯,入口处摆放着一块小黑板,写着些酒类的打折信息:酒吧么……

    她仿佛被指引着沿着楼梯向下,径自坐到吧台前,她还太年轻,法律上不能碰任何酒精饮料,她只是坐着,等着,喝着柠檬水。她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一种不安的情绪躁动着。

    直到自己的肩膀被大力地拍打,转头的瞬间闻到一股绿茶香——的场静司只认识一个用这种香水的人,也只有这个人会用那么大的力气拍她肩膀:名取周一。

    笑容凝固在脸上,她对上名取周一算得上十分英俊的脸庞,头脑一篇空白。

    后来那家伙点了杯冰啤,帮的场静司结了帐,借着酒劲把她拐进了里酒吧最近的一个宾馆:的场静司感觉自己的记忆有点不可靠,她那时候一定喝了酒才会顺着名取周一的意思把裙子随便丢在快捷酒店的地板上,叫他对这副身体为所欲为。但是她的记忆里没有喝了酒这个桥段,那时候的她应该很清醒才对。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的场静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名取没什么经验,做什么都是横冲直撞的,弄得的场静司下体撕裂一样地痛。不过后来她有了愉悦感,之后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身体控制不住地痉挛。等到回过神来,名取已经出去了,小腹里面有一股很温暖的液体正在流出来,身体的其他部位却冷得打颤。
  
    她花了些时间消化这个现实:名取周一发泄在了她的身体里。

    “我……”名取周一喃喃道……

    她看向名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那疲软的小兄弟,皱缩在一团杂乱的毛发下面,想到刚才这东西是如何精神地胡作非为,的场静司的眉毛搅在一块儿,感觉头疼得很。

    脑子里完全没办法好好想这件事情能带来些什么后果,她只能紧紧地用被子包裹主自己赤裸的身体:好冷啊,真的好冷。

    “做出这种事情实在很抱歉,那个……一般现在该怎么办……啊,避孕药!我去便利店帮你买!”男人跳起来穿裤子,一脸手足无措。

    他的声音怎么像是从远处飘来的,的场静司胡思乱想着。

    她扯住名取正在系皮带的手:“不需要。”

    “啊?是……是要钱么,我钱包里只有这点你先拿着,给个帐号我……”

    “都说了不需要!”的场静司用最高的音量喝住他——之后觉得头更胀了——“我好冷啊。”

    想要他拥抱自己,好想要。

    “冷的话……冲个澡?我抱你去。”

    的场静司摇摇头,她没本事说话了。

    “那……”

    的场被他拽了起来——天旋地转,她差点没吐出来——然后跌进一个暖得有点烫的怀抱里,“这样可以么?”

    名取周一笨拙地把情人捞在怀里,的场可以听到这家伙的心跳。他不知道在哪儿找来了只记号笔,在的场的手臂上写下一串数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过了今天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打给我!”

    她点点头算是听到了。

    这就是的场静司与名取周一,最糟糕的初夜。

【的名的无差】热量负荷,上

   篇前避雷:ooc严重,极其严重,超级严重!

    用了aph里撞人设的梗,因为觉得名取和阿尔的人设外表实在是太像了😂

    怕撕逼所以不打aph相关tag,球球各位dalao千万千万放过我这个小透明,不要把我挂撕逼墙上😂

    真的、真的只是个丧心病狂的脑洞啊!我很爱阿尔弗雷德的!我没在黑他(ಥ_ಥ)

    看到这里出去还来得及√

    准备好了么?

    开始吧!
————————————————————————————
    “都是你的了!”

    名取周一看着经纪人把一大堆高热量食品摆上桌,傻眼了。

    “就你最近接的那部戏,你要演的那个美国胖子有个小肚子。然而剧组没钱做特效,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花一周时间造个肚子出来!”

    哈?

=====================================
   
    “事情……就是这样……”名取躺在灌木丛里,欲哭无泪。

    式神们听完,咬着嘴唇不说话。

    “喂,我知道你们想笑,笑出来好了!”名取几乎是带着哭腔喊了出来。

    “噗。”第一个憋不住的是笹后,“虽然主人很可怜但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背后的瓜姬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柊掩盖在面具下的脸不知是什么表情——反正她捂着肚皮肩膀一抖一抖的,估计也是在笑。
   
    “主人……”柊憋了口气叫自己冷静下来,“主人实在是太敬业了……啊哈哈哈哈哈。”

    “那么既然这样,我们抱主人回去吧哈哈哈……”瓜姬作势要把名取公主抱起来,然后停下来一本正经:“不对,有点重,得叫那个什么……”

    “拖车!”笹后插嘴,然后接着哈哈哈。

    “为什么连瓜姬也这样对我啊!”名取苦着脸,难过成一只球,“话说,我没有重到要用拖车吧!”

    嘛,他现在的体型,其实……不用难过就挺像球的……

    简单来说,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的起因是名取周一接了一部国家拟人的片子,在里面演一个代表美国的KY胖子,因为剧组要想方设法省钱,便只好把自己完美的形体破坏掉,提前成为中年体态。又凑巧接了个在山上的委托,把妖怪引到阵法时失了手叫它暴走,逃跑过程中因为太重跑不动而被式神拖行了一段距离,之后沿着山路摔下去,晕了。

    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傍晚,名取发现自己被那个妖怪的瘴气侵蚀了,肚脐以下动弹不得。三个式神在旁边陪着自己,并无奈地表示,她们搬不动名取周一了。

    夜幕降临,正当名取周一开始担心夜晚山中的危险时,有人拨开了灌木丛——

    “名取周一?!/的场静司?!”

    两个人同时叫出声。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名取皱眉,问。

    的场撑着把伞,另一只手指着一个方向:“那儿是的场家的别馆,我最近住在那里,听说山里有性质恶劣的妖怪,所以我每天晚上都会检查山上的结界。倒是你,干嘛躺在这里?”

    “腿被瘴气侵蚀了,动不了。”名取放弃了挣扎,把所有发生的事情精简一下告诉了的场静司。

    “那在这里可不是办法。”的场向前踏一步,三个式神立马做出了拔刀的姿势——名取摆手叫她们停下——的场静司笑了,“你的式神对我的敌意有点强啊……我是想说,不介意的话今晚就住到别管去好了。”

    名取咬着下唇,没说话。

    “好了,周一小公主,我把你抱……”的场两只手抄到名取身下,准备把他公主抱起来——用力——他把名取抬起来一点,结果重重地摔了下去,“抱……”他再用力,“你怎么那么重?”

    名取周一已经做好杀人的准备了。

    “你比看起来重多了。”的场静司抚摸着下巴琢磨道,“怕是得我和你的式神一起抬了。”他转头望着式神,“你们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

    美女们摇摇头——她们三个加起来都抬不动他。

    “那只能这样了。”的场拎起名取的一条腿,“羊角和面具一人拉一直手,长头发的那个,你跟我一起抬脚。”

    “三!二!一!”

    “喂!我说你们……啊——”名取大声抗议着,但还是被抬了起来。

    “好,听我指挥。”的场扛着名取一条腿吼道,“一——二——一……”

    名取周一突然觉得抬着自己一条腿的力量消失了,同时瓜姬的声音炸开来了:“凭什么要听你个独眼变态的啊。”

    “是啊/对哦!”名取的手臂也突然悬空,另外两个声音同一时间附和道,“我们的主人是名取周一大……啊!主人!”

    名取脑门磕在长了草的土块上,他用尽最后的力气骂了声娘,随后,便不省人事。